• 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女人圈 > 热点新闻 > 正文

谈谈女优的收入 行内人揭秘女优收入内幕 日女作家揭秘女优其实很廉价 女优收入微薄不如妓女 最低只有千元

————

  • 作者:Daozhong99 发布时间 12/05/31
分享到:
  • 女优收入

    有位朋友写信希望我谈一下有关AV女优的收入,其实这是个很广的题目,毕竟AV女优的收入除了片酬之外,还有拍摄写真、艺能人活动(上节目发唱片)还有发行週边商品(比方说发行微缩阴道),所以总收入并不是那麼好算。

    不过如果把问题只锁定在女优的片酬就简单许多,因為这个数字是固定的,只会随著移籍或者是合约重定的时候有所改变,所以笔者今天就只谈这一块,但还是事先声明,片酬最高不见得是总收入最高,虽然也是差不多啦。

    事实上,虽然女优可以粗略分成专属女优和单体女优,不过彼此之间的差距也不小,我们从单体女优打个比方:像大沢佑香(大泽佑香)可说是立於单体女优界的顶峰,她的价码自然比起Prestige那些被淘汰下来的假素人来得高,因為她够出名、而且作品的销售量也好;至於专属女优方面差距就更大了,虽然说就资料上专属女优的片酬平均是100万日币左右,但事实上仍然有不少女优低於此一水準,其中又以刚出道的新人居多。

    这也没办法,在没有成绩、现在销售又普遍不佳的情况要向片商狮子大开口本来就不容易,除非是那种大家认為「一定会红」的女优如みひろ(mihiro)、萩原舞以及希志あいの(希志Aino)等人片商才会愿意在一开始就付给比较高额的片酬,其他比较不具知名度的女优在谈判薪水时,经纪公司大多佔不了什麼优势的,所以也让这些新人的片酬大多都是低於100万日币的水準。

    那麼这个100万日币的平均数字是怎麼来的呢?那自然就是因為為移籍有加到薪水!在AV界合约运作的情况是这样,在合约到期之后,女优就有三条路可以选择,不玩了、继续演下去,然后等待新买主,不玩引退没什麼好说,继续演下去就像是南波杏一样在一家集团(或片商)从一而终,至於等待新买主呢?就是看谁拿出来钱最多,让女优可以点头移籍萝!

    就因為如此,所以女优除非是和之前的片商相处得很不愉快急欲走人,要不然在移籍后的片酬普遍都会有所调涨。至於目前单支片酬最高的女优是谁呢?根据目前笔者得到的资料,正是长相愈来愈和出道时不一样的混血儿女优「Rio」!

    她的片酬数字与其他AV女优相比实在很夸张,但碍於日方要求不能公布所以笔者也不多说了,不过在得知这数字后笔者实在很怀疑,S1替她发片是做心酸的、还是佛心来的?
    日本女作家井上节子日前出品新作《AV产业:一兆日元市场的意识》一书,AV女优并非都是高收入,最低一天薪水只有约1000元人民币。在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而是要经相关单位进行审核,很严格。

     

    苍井空曾经为AV女优。

    日本女作家井上节子日前出品了自己的新作《AV产业:一兆日元市场的意识》一书,书中对已成为日本“支柱产业”的AV产业进行了揭秘。从其书中我们可以了解,AV女优并非都是高收入,最低一天薪水只有约1000元人民币。在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而是要经相关单位进行审核,很严格。

    AV源自桃色电影

    AV是英语Adult Video的缩写,即成人电影,在日语中“女优”就是普通的“女演员”之意。“优”本身来自中国语汇的“优伶”和“俳优”。由于各种渠道的传播讹误,不少人一听到“女优”,就会往AV方面想。

    1970年代初期,由于日本电影业界不振,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日活”电影公司开始大量拍摄以男性观众为主的“浪漫情色片”,俗称“桃色电影”。于是影像界一个新的类型“V-Cinema”(也就是专供租赁店而拍摄的)出现了。1981年5月,AV界天字第一号作品、日本录像影像公司的《偷窥奥秘》诞生。随后,成人电影导演的代表人物小路谷秀树提出“成人录像”这个词,简称AV。 早期AV多数可以“拟似”出演,也就是可以虚拟动作。但近年来,基本都是“本番(动真格)”出演。也有许多人气AV女优出名后可以不再进行“本番”出演,名噪一时的AV女优饭岛爱一般演出都是“拟似”,所以才写下《柏拉图式性爱》这样一本自传。

    女优心态从为还债到为出名

    一般而言,AV从制作到流通的过程是:片商下单→制作公司承接制作→送审→洗印拷贝包装→批发商批发→音像店→消费者。

    最简单的拍摄单位是一部机器,一个摄影师,一个导演,两个演员。有时候为了压缩成本,甚至导演要兼摄影和男主演。因此一部作品的拍摄时间最短大概只需1-3天,制作费用约合几万人民币至几十万人民币不等,其中大部分要支付给AV女优。有些“条件”不错的女孩第一次出演,最高能拿到5万余人民币的报酬。最低廉的女优,据说一天的薪水只有约1000元人民币。日本正版AV十分昂贵。最大规模的 AV公司作品售价在一张DVD150-450元人民币之间。因此,选择租赁的消费者更多。

    根据调查,多数AV女优入行前、尤其幼年时期都有遭受言语虐待、身体虐待甚至性侵犯的经历。早期,不少AV女优入行原因是家中借债,或是被迫沦落,或是不顾一切想要迅速挣钱。但近年来,AV成为一些女性出名之路,比如赫赫有名的混血AV女优小泽玛利亚 。由于AV女优的职业生命很短,一般只有2-3年,所以她们都要尽快争取洗白或出名的机会。小泽玛利亚出演台湾导演柯孟融的电影《绝命派对》,苍井空也在泰国出演青春电影。但这种转变为艺人的机会可谓凤毛麟角。

    日本对AV的审查很严格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根据日本刑法第175条对于“猥亵物颁布罪”的规定,出于维护公众健全的性秩序的目的,不能在大众传播媒介中直接表现隐私部分。因此所有AV出版物,必须打上马赛克(俗称“有码”)。

    认定“猥亵”的标准会因时代而改变,但仍有些领域从未改变,比如展现与儿童有关的性内容一直被日本最高法院认定为违法。如今,对于AV的审查,以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等为主。对于审查通过的作品,均发布在《AV Sider》这本月刊杂志上。2008年3月1日,因为对送审作品马赛克打得不够厚,录伦审查部长小野克已被以“协助猥亵图像颁布罪”逮捕,一同被捕的还有三个AV制作公司的老板。
     

    AV店遍布东京街头,近年来,租赁的人远远大于购买者,店家也采取了许多保护个人隐私的办法 


    东京千代田区神田街是以售卖各类旧书著名的街道,凡是跟文化沾点边儿的,没到这里走一走,似


    乎底气有点不足。旧书店分类详细科学,每家店经营的范围都不一样。这条街附近,各大著名高等学府林立。一抬头就会看到私立大学租来打广告的直升机在空中盘旋。神田街在日本文化人心中的地位,类似于北京的 “琉璃厂”之于中国文化人。


    顺着神田车站往(地)神保町方向走,如果仔细地在马路左边扫街,就能看到一家名叫做“芳贺”的旧书店。


    自动门打开,似乎就打开了近30年来日本AV的发展史。过去近30年间,这家书店一直以专门出售AV相关书籍闻名。它在神田,一如AV在日本文化中的存在价值。


    源自桃色电影


    因为日本AV在全世界的流行,有不少外国人偏激地认为,日本影像文化本身就是淫邪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AV是英语Adult Video的缩写,即成人电影,它是“以唤起男性性兴奋为目的而进行的女性裸体影像买卖行为”(引自日本社会学者江原由美子《性的商品化》),也是社会男权的某种反映。在日语中“女优”就是普通的“女演员”之意。“优”本身来自中国语汇的“优伶”和“俳优”。由于各种渠道的传播讹误,不少人一听到“女优”,就会毫不犹豫地往AV方面想。


    自从电影在日本诞生以来,日本电影一直十分保守。尤其在全民皆兵的侵华战争期间,绝不允许表达私欲的作品出现。1960年代之后,日本电影中对于性的表现顺应了西方存在主义发展的思潮,也成为电影开发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的重要手段。


    1970年代初期,由于日本电影业界不振,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日活电影公司开始大量拍摄以男性观众为主的“浪漫情色片”,俗称“桃色电影”。1980年代初期家用录像机普及,人们不用再去电影院,就能以低廉的价格租赁录像带在家中观看桃色片。这种观影方式带来了内容产业的革命:原来日活公司的桃色片录像带根本无法满足广大的市场需求,于是影像界一个新的类型“V-Cinema”(也就是专供租赁店而拍摄的)出现了。1981年5月,AV 界天字第一号作品、日本录像影像公司的《偷窥奥秘》诞生。


    随后,成人电影导演的代表人物小路谷秀树提出“成人录像”这个词,简称AV。这些用录像带拍摄的影片与日活浪漫情色片不同,它们不指望剧场公映,只供在极个人的观影环境中满足想象。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它更具有私密性。这一使命使AV几乎毫无艺术性可言。


    1981年11月,拍摄桃色电影的老巢日活坐不住了,推出了爱染恭子这位女星,其中采用动真格的 “本番”拍法,反响如潮。1984年末到1985年初,小路谷秀树起用许多外表清纯的女优拍摄《本番小姐》系列,树立了“比起是否本番来更重要的是女优的清纯感”,掀起了第一次美少女浪潮,也由此诞生了所谓AV女优这个专门用词。早期AV多数可以“拟似”出演,也就是可以虚拟动作。但近年来,基本都是“本番”出演。也有许多人气AV女优出名后可以不再进行“本番”出演,而可根据尺度改为“拟似”出演。相应的,过气的女优则常常“降格本番”。名噪一时的AV 女优饭岛爱一般演出都是“拟似”,所以才写下《柏拉图式性爱》这样一本自传。


    女优收入没那么高


    一般而言,AV从制作到流通的过程是:片商下单→制作公司承接制作→送审→洗印拷贝包装→批发商批发→音像店→消费者。


    最简单的拍摄单位是一部机器,一个摄影师,一个导演,两个演员。有时候为了压缩成本,甚至导演要兼摄影和男主演。因此一部作品的拍摄时间最短大概只需1-3天,制作费用约合几万人民币至几十万人民币不等,其中大部分要支付给AV女优。如果女优隶属于某经纪公司,那么所得至少五成、多则七成要上交公司。有些“条件”不错的女孩第一次出演,最高能拿到5万余人民币的报酬。最低廉的女优,据说一天的薪水只有约1000元人民币(在麦当劳等打工时薪65 人民币)。


    1980年代中期,大型出租连锁公司TSUTAYA开张,各种规模的出租店也遍地开花,专门开辟出成人电影专区。直至今日,全国共有近6000 家租赁店,有近3000家音像店进行售卖活动。有一些租赁店会将成人影像区与普通影像区以布帘相隔,以保护租赁者的隐私,尽量不引起青少年的注意,并避免引起一些人士的反感(绝不像网上传闻的要在AV商品架上亮一盏红灯)。


    人们消费AV的另一渠道是购买。日本正版AV十分昂贵。最大规模的AV公司作品售价在一张DVD150-450元人民币之间。这一售价相对普通日本人的收入而言不低,因此,选择租赁的消费者更多。


    1985年-1995年间,由于广大的市场需求和泡沫经济带来的利好,AV业界基本是“人傻钱多速来”的状态。其后曾因为无序竞争而衰退。随着互联网和手机通讯的发达,通过网络和iPhone等手段下载,已经成为AV业界新的营销模式。


    根据调查,多数AV女优入行前、尤其幼年时期都有遭受言语虐待、身体虐待甚至性侵犯的经历。这使她们不同程度地患有多重人格性障碍(MPD)。早期,不少AV女优入行原因是家中借债,或是被迫沦落,或是不顾一切想要迅速挣钱。但近年来,AV成为一些女性出名之路,其中不乏一些国立大学毕业生。比如赫赫有名的混血AV女优小泽玛利亚,“自身条件”非常优秀,做过英语教师等职业,但最后选择了这行,一为出名,二为发财。由于AV女优的职业生命很短, 一般只有2-3年,所以她们都要尽快争取洗白或出名的机会。近年来不断有AV女优谋求亚洲各地的发展机会,她们涉足台湾、韩国、印尼等地参与产品发布会等商业活动。小泽玛利亚出演台湾导演柯孟融的电影《绝命派对》,苍井空也在泰国出演青春电影。但这种转变为艺人的机会可谓凤毛麟角。


    审查很严格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


    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后来,AV作品的消费渠道发展为录像带租赁、网购、收费网站、商业电视台的收费频道、快捷酒店或情人酒店的收费频道等立体化的方式。同时,由于日本对于著作权的保护十分严密,日本人也比较自觉遵守,基本不存在私自刻录传播的情况。


    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根据日本刑法第 175条对于“猥亵物颁布罪”的规定,出于维护公众健全的性秩序的目的,不能在大众传播媒介中直接表现隐私部分。因此所有AV出版物,必须打上马赛克(俗称“有码”)。1976年,日本电影巨匠大岛渚的惊世骇俗之作《感官王国》完成,其中进行了日本影像史上最早的“本番”演出,并且是“无码”。由于该片是法国投资拍摄,政府无可奈何,只能禁止输入。随后三一书房出版的同名书籍《感官王国》中刊载了几幅剧照和剧本,大岛渚和三一书房社长竹村一被以“猥亵罪” 起诉。虽然经过长期据理力争被判无罪,但《感官王国》的全本至今无法在日本上映。遭此待遇的还有著名导演若松孝二、武智铁二等人。


    认定“猥亵”的标准会因时代而改变,但仍有些领域从未改变,比如展现与儿童有关的性内容一直被日本最高法院认定为违法。因此AV业界开创了打擦边球的“AV动画”,即俗称“流氓动画”或者“色狼动画”。而由于对于“码”的限制仍然比较严格,也有一些日本公司在海外注册法人,然后通过网络经营一些违禁AV作品的贩卖。


    如今,对于AV的审查,以日本录像伦理协会(录伦)、电脑软件伦理机构(软伦)、内容软件协同组合媒体伦理委员会(CSA,媒伦)、日本影像软件制作贩卖伦理机构(JVPS)、软件内容产业协同组合(VSIC)、全日本录像伦理审查会(AJVX)、日本伦理审查协会(JEJA)这几家为主。它们一方面防范下属制作公司违反法律和伦理,一方面也检举盗版行为。它们的审查随着时代的不同而会有细节上的变化。对于审查通过的作品,均发布在《AVSider》这本月刊杂志上。2008年3月1日,因为对送审作品马赛克打得不够厚,录伦审查部长小野克已被以“协助猥亵图像颁布罪”逮捕,一同被捕的还有三个AV制作公司的老板。


    综观日本几十年关于性表现的民主化斗争的结果,一方面这个国度展现了小心谨慎但慢慢开放的心态,一方面却又不断出现突破各种底线的违规操作。独立女性研究者井上节子认为,“整个亚洲除了日本之外,都受到比较严谨的宗教、文化、体制的规范,几乎不可能生产AV”。日本的AV之所以如此受到关注,其实理应放诸整个亚洲传统文化之内进行考察。如此庞大的产值和从业人员,如此广泛而成熟的消费群体,使得如何看待日本AV产业的输出,成为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而绝不可简单以“下流产业”四个字贬斥之。


    (本文参考井上节子著《AV产业:一兆日元市场的意识》,Wikipedia,《创》2006年1月号、2007年7月号、2010年4月号,《周刊文春》2008年1月18日号)
     

友情链接